把房子變成家

2018.03.18

房子終究只是一個空間。


只有當它承載了親情,或喧鬧或溫語;記錄了歲月,有成長有離合,它才成為獨特。我們為這種獨特傾注了人生或長或短的不可逆的一個階段,不能磨滅,這個印記讓我們深刻的看待它,就是我們的家。


中國人的文化中,如此看重家庭,新年剛剛過去,我們再一次感受到家的無窮力量。事實上,每一個農歷新年,我們幾乎每個人都在經歷春運,那么是什么力量能夠讓數億人在同一時間段想盡一切辦法遷徙,不管交通如何困難;是什么力量能夠讓一座數千萬常住人口的大都會幾天內唱起空城計。唯有家的力量。


如果反過來講,我們希望一所房子能夠履行家的使命,我們把情感投注在里面,希望它能成為一家人共同的溫暖歸處。


我們都有一份獨有的,房子和家的記憶,比如從記事起,捉迷藏的衣柜,劃過身高的墻;到寫作業的一張書桌與私藏“閑書”的書柜;再到終于擺脫困苦的高考,興奮揮別卻又不久后含淚想念的家門;再到為了新婚跑東跑西裝修的新房,以及隨之而來,從來不做飯需要詢問媽媽櫥柜怎么設計才實用的那種疑惑;緊接著會迎來下一代,我們會坐在溫暖的地板上陪他們玩玩具,給他們劃身高線,似是輪回......


這是共性的,卻也是獨有的,可能相似,也會不盡相同的,我們對家的回憶與定義。


每一代人都有不同的記憶,曾生活過的房子。


新中國成立在49年,轉眼就進入50年代。那時候的中國是農耕大國,我們絕大多數老百姓住在“平房”里,當然像上海這樣的大城市除了老弄堂之外,還會有富人住的洋房。那個年代,有的住,對絕大多數中國老百姓來說就是一種滿足。


50到60年代,中國家庭的居住狀況大體是這樣,條件好一點的家里有臺收音機,偶爾去照相館拍點藝術照,親朋好友時常聚一聚,吃個飯,或打打麻將;條件差一點的房間里還是水泥地,地板是不可能有的,孩子們在地上玩鬧,滾的一身臟,但也自有樂趣。


70十年代,平房的磚料更好了,甚至人們紛紛搬進“筒子樓”,住上了樓房。那時的鄰里來往密切,你家我家他家,都是“咱家”。


70年代家家必有的裝飾畫,就是毛主席的半身像。而那時候的小朋友必然也有一張屬于自己的軍裝藝術照。

注意這小朋友手里拿的是兩個手榴彈


80年代,筒子樓進化成了單元樓,這時候的房子才有了正兒八經的“裝修”一說,而沙發和自行車,成了“小康家庭的”標配。


家庭條件優越的,已經擁有私家卡拉OK,坐在皮沙發上唱一首《在水一方》,絕對是走在流行前沿。


彩電,也開始慢慢普及,聚會吃飯,多了一項共同的活動,一起看電視《西游記》或者《紅樓夢》。


而時光飛逝,到了90年代中期,國家大力實行住房制度改革,住房變成了私有財產,商品房開始盛行,單元樓的品質更好了,人們的家居要求也上來了。客廳要大氣,臥室要舒服,家電要齊全。房間不大,但很溫馨,最難忘卻的,是廚房里噼里啪啦的炒菜聲,和期待中的媽媽的聲音:開飯了!


90年代中國開始騰飛,到了千禧年,住宅的演變進程突然加速,電梯高層開始普及,鋼筋混凝土早就徹底替代了磚瓦,建筑質量越來越好,房子似乎比以往都要結實、堅固。反而鄰里的來往漸漸少了,人們變得忙了,留給家里的時間更少了。但是家的重要性始終如一,并且更具“價值”,可能那時候,所有人都沒有意識到,短短數年后,一場房地產的市場爆發,即將開始。


過去的十年間,中國的房價翻了數十倍,想來這市場上沒有什么投資的回報比房地產更穩定更高效的了,這讓房子的商品性越來越強,買房子不再簡單的是為了擁有一個家,更多的是經濟的保障與彰顯。然而房子還在進化,它的確在變得更舒適,更加符合“家”的身份。我們對家居的要求也變的空前之高,要對得起房價,更要對得起自己的感受。


無論公寓、洋房、別墅、LOFT、躍層,總有一款是我們想要的家的形態,與之相符的,簡約、現代、古典、奢華,總有一種家居風格能夠滿足我們對家的想像。


歸根結底,選擇一所房子不是一件簡單的事,這就像相親,看對了眼才能成為一家子。選它,就是為了與它組建家庭!


你把你的一切習慣,小癖好,缺點,情緒,全都暴露在了這里,你把你的生活方式完完全全的寄托在了這里,這里的一切都與你有關,當然還有你的家人,你們共同沉浸在這里,怎么能把它簡單的稱為房子?


你賦予了情感。


當你賦予情感,你做出的每個選擇,都是一種自我表達。


想來,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,作為一個家居行業的從業人員,我們一直在捕捉這種表達,幫助你的情感寄托做最佳的選擇。我們不再幫你裝飾房子,不再將一件件家居產品的精致細節不斷傳輸給你,不再以一個賣家的身份去揣摩你買家的消費心理。因為這些根本不是這個時代下家居服務的精髓。


服務也是有靈魂的,靈魂總有歸處。


我們最終的歸愿——把房子變成家。


幸运飞艇34567规律